首页 »

英语“幼儿班”(下)

2019/10/10 20:52:04

英语“幼儿班”(下)

要了解学员的情况最集中的时间是午饭时段,大家都边吃边谈。中东和东南亚人谈中国人,中国人也谈他们。我们班上有个中风的老人华叔,他用左手写字,老婆是位美女,可惜在阿富汗战争中被炸断了左臂,但她还会驾车带丈夫到处玩,对老公的照顾无微不至,获得众人称赞。

 

当然谈得最多的,还是我们7个中国人。在7人中除了我们俩是排队7年才获批准移民外,其余5人都是花了4万5千澳币,交钱移民的。虽然,大家都移民到澳洲,但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。我的福州老乡,卖了家乡的房子,花了9万澳币来澳洲地定居。但三个月之后丈夫突然肠结去世,又因她与媳妇不和而每天眼泪洗面,只有来到学校与大家见面才有微笑。夫妇俩都是农民,儿子却培养成才,大学毕业后技术移民来到澳洲,现在一家研究所工作。她一直以为媳妇不好,但大家都认为不是媳妇不好而是儿子思想西化。西人成年后就离开了父母,于是,将照顾老人的任务,就推给社会了,老人有病去医院,生活不能自理了就住进老人院。那里的医生、护士、助理、义工等的照顾绝对不会比子孙差的。更兼工作忙,事情多,各人各有奋斗的目标,如购置百万豪宅等,故而,年轻人哪有时间和闲情去陪父母呢。在有传统思想的中国人脑中,认为这是子女不孝。不孝之事古已有之,早在三千多年前,孔子就提倡孝道,可见,当时不孝的现象已经非常严重。子女不孝也並非全被西化,也有其固有的道德品质原因。

 

据说,上海有一位退休女教授来儿子家什么都做,看孙、洗衣、拖地、喂狗、种菜,简直是一个女佣,但这个“奴隶的母亲”却毫无怨言,认为为了子孙做什么都值得,直至住满两年政府发给她每两周的补助金时,儿子伸手要这项补助金,她即刻交给,什么话也没说,收拾了行李后,不告而别回到上海。

 

与我的性格脆弱的老乡相反的是一位香港移民美仪,她性格男人化,敢说敢管,女儿、女婿见到她惧怕三分,连最顽皮的外孙也不敢轻慢,她对他说:“我敢打你,并且报警,要坐牢我去,坐完牢回来还要管你!”她做事勤快,理家井井有条,对这个“免费宾妹”还有什么意见呢。

 

班上有一位北京老人,他74岁,在家什么也不管,除了上课就是钓鱼。有一天,他钓到一条23公斤的名贵鳕鱼,欣喜若狂,他说,这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刻,永远不会忘却。主讲老师听娜在课堂上大大地赞扬他,並将大照片传给大家观看,大家都为之庆贺,他是班级里最快乐的超人。学期结束前一天,老师发的讲义是如何制作曲奇和花生芝麻糖。我们到电脑教室,对着电视屏读了生字,看了制作的过程。下午,老师讲解了制作的过程和各种材料的配搭以及比例后,师生便都亲自动手,制作出各种形状古怪的曲奇,还有两大盘花生糖,经微波炉和电热炉加热后,香气扑鼻,这是学校为我们班级派对准备的礼物 。更令人欣喜的是,能在异国他乡学到一种制作食品的技艺是多么难得的啊。

 

学期结束派对,每人都自觉地带一份食品,无论是自制的,还是购买的均可。美食中最突出的是北京长者端出的一大盘鳕鱼条,他是先把鳕鱼切成两三厘米长的条条,拌上调味料然后涂上生粉油炸而成的,大家都是第一次享用到独特的北京风味。中东地区在我的印象中好像大多是沙漠,但他们制作的薄饼和酱料却令人倾倒难忘。

 

大家边吃边看表演,洞箫、笛子等容易带的都带了,大鼔、大锣不易带的就利用现成的物品如塑料桶、铁盘子等代替。本班师生欢聚一堂,也欢迎兄弟班级的师生前来参加,所以,色却的太太和女儿也都来了,并且合演了柬埔寨的舞蹈,他们的载歌载舞激起了欢聚的高潮。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,要分别了真是“相见时难别亦难”啊。这时罗威娜老师发给每人一张长书签,书签两面均有照片,每面的人头分两排,学生放在上面,老师放在下面。无论从事什么职业,每个人都有服务的对象,这里的老师是把学生当作他们的服务对象,工作都做到至善至美。学生至尚的思想始终支配着整个工作。

 

三个月的“幼儿班”学习生活,不仅给我留下许多美好回忆,而且,当我回到香港准备搬迁的时候,还时常又在梦里重现。朋友,试问,在人的一生中能有多少事,真的能“梦里几回”呢?

 

(本文编辑朱蕊)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项建英